百度搜索 闯入聊斋五千年 电子版大全 闯入聊斋五千年 dzbdq 即可找到本书.

    最新网址:.

    “以我敕令,出画!”

    说完,林东还待环顾四周,想着是不是也须像上次一样,等敕令飞一会才会有效果。

    谁知话音刚落,眼前场景却瞬息一变,就回到了木屋之中。

    胖子和小狐妖三人也一脸懵逼的站在旁边。

    林东看了看,只见前方一张八方案桌,桌上一盏已经燃着幽幽淡蓝火焰的铜灯,桌边的墙壁上,挂着一副被斩去一半的古画。

    画中一边亭台楼阁,亭边小桥流水,一边却是空白,在画卷左下角的处,还有着一个细细的红色章印。

    林东走近前,仔细看去,章印中有四个繁复纯黑古字:

    保山大王。

    显然他们刚刚就在这画中,这画是叫保山大王所画?还是树妖叫保山大王?

    正想着,却只见一脸震惊的胖子说道:

    “东哥,你怎么手段层出不穷?还有什么厉害的干脆一并告诉我得了,免的我再吃惊。”

    “没了,会的都被你知道了。”

    林东回道,暂且不纠结这保山大王是何许人也,但经此一事,却越发觉得脑海中金册的神秘起来,似乎这敕令有点言出法随的意思。

    想到这,林东恨不得把金册部翻开一探究竟,只是脑海中这位“高冷女神”除了她自己主动会动一下外,他这个“舔狗”还是没有任何手段来获得主动权。

    看了下时间,从他进木屋装昏才过去半个小时,正好和在画中的时间差不多。

    虽然还早,但此间事了,昨夜又整晚未睡觉,却是有些困了,林东打算早点回酒店好好睡一觉,于是看了下立在旁边有些惴惴不安的小狐妖婴宁和婢女小荣,说道:

    “这画我拿走了,你们没意见吧?”

    “啊!没意见,没意见!”

    小荣连连摆手,看着自己身边目光悲伤呆滞然不似以前活泼的小姐,心中想着,没了主母,这往后日子可怎么办。

    再说还不知道这面前两位道长怎么处置她们俩,毕竟自己和小姐也算是帮凶。

    一时之间,竟从心中升起一股孤伶的飘摇之感,世界之大,可主母死了,自己和小姐将何去何从。

    林东没有理会小狐妖和小荣的多愁善感,抬步踏上桌子,把半卷古画从木墙上取下,卷成筒状,交给胖子,拍了拍手上的灰尘,从桌上下来。

    招呼胖子,往门外走去。

    小狐妖婴宁和小荣移着碎步跟在后面。

    出了这间没有窗户的小黑屋,来到前厅,林东看着跟在后面看年岁似乎只有二八年华的狐妖主仆。

    心中却一时之间也没个章程,该怎么处置或者说安顿她们俩好。

    林东一直以来的思考习惯都是在地球那二十多年间养成的,以结果为导向,正所谓有心为善,虽善必爽,无心为恶,虽恶必罚。

    活了千多年,这世界的发展也越来越变成钱本位社会,人性之间不可避免的冷漠自私起来,但林东从没觉得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是错的,或者说他自始至终保持着一丝古道衷肠的侠义之心,毕竟,严格来说,他并不能完算是一个现代人。

    尽管知道这两只小狐妖本性纯良,但终究有人因她们俩而死,或者说这两女毕竟是妖类,生活在人类社会中肯定会引起一些混乱,自己没遇到也罢,但是遇到了,还是要想个妥善之法的。

    想着,林东朝小狐妖主仆两人问道:

    “两位姑娘能把你们和树妖之间的情况说说么?”

    “啊?”

    圆脸少女看出面前之人不准备似别的道士般收了他们俩,心中定了几分,仍有些惴惴不安的讲了起来。

    ……

    她们主仆本是莒县人氏,千年前,一家三口生活在莒县城郊三十里的一出宅院中。

    虽然她们仨都是异类,却也和睦安康。

    有一日婴宁与小荣两人去野外踏春,在路上遇到一个叫王子服的书生。

    书生一见婴宁,便惊为天人,垂涎婴宁的美貌,想方设法四处打探婴宁住址。

    不久,小狐妖婴宁的住址被王子服知晓,王子服找上门,欲娶婴宁为妻。

    婴宁却不喜王子服,于是婉言拒绝。

    谁知王子服却不甘心,时常来到婴宁住所,多有骚扰,机缘巧合下发现小狐狸婴宁乃妖身。

    于是以此威胁婴宁,欲强行嫁娶。

    婴宁不从。

    王子服便心生恶计,花重金在道观中请了道士,以斩妖除魔为名,欲逼婴宁就范,小狐妖虽娇憨,但宁死不从,于是王子服心生妒恨,让道士摆坛做法,画符引雷,召雷法击之,大有得不到的就要毁去之意。

    幸而婴宁大母秦氏,也就 -->>

百度搜索 闯入聊斋五千年 电子版大全 闯入聊斋五千年 dzbdq 即可找到本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闯入聊斋五千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电子版大全只为原作者不吃中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吃中饭并收藏闯入聊斋五千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