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蝶双飞 电子版大全 蝶双飞 dzbdq 即可找到本书.

    调换到舒适的上房,高床软枕,博得一夜好眠。整发,净面,换上心灵手巧的伶儿为她裁改的鹅黄长衫,人陡然神清气爽。想起还被半囚半禁在那小院里的常容,为了苗苗和姝儿,那厮可是用处多多,过去稍事安慰,极有必要。甫念到此,尚未行动,伶儿脚步匆匆地推门而进:“公子,将军请您去花厅呢。”

    花厅的路已不陌生,昨夜赴宴时已随伶儿走过一趟。少不了穿亭过榭,绕山踏石,花厅在望。厅外立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厮,瞅见她,眼睛当即低了下去,垂首道:“宣相请进。”

    如无意外,这位便是前日袭击她的黑衣蒙面人,那对小鹿般的眼睛,令人印象深刻呢。送给他一个无害的笑容:“那日,本相没伤了你罢?”在他疑愣间,人已经进了厅内。

    花里厅,仅有戎晅、伯昊、厉鹞三人。昨夜的晚宴上,她的身份仍然是淦国丞相,目前也不例外,依礼和每个人略事寒暄。落座后,伯昊递过一幅镌字白绢,“宣相请看。”

    她挑眉,才看了开头几字,心便兀地一沉——

    大淦国王上敕谕:限汝等三日内护送吾淦国宣相无虞返回,否我淦必以百万雄师,以汝国千百万子民身家性命相换。特敕。

    “百万雄兵?千百万子民?勒瑀是在告诉朕他的丞相大人很重要么?”戎晅斜偎在宽阔的太师椅上,绛紧色的宽袖垂出慵懒闲冶的线条,“或者,宣相大人,你认为你的王当真会为阁下动用百万雄兵?”

    宣隐澜未语。她失踪不过两天,淦国怎会获悉自己在煊军手里?且当初自己是留了线索的,凭着那些个痕迹不可能找到煊国才对,是畲人消灭了线索?还是有其他原由?

    “厉将军,你确定绑架宣相的是畲国人?”伯昊突然问,

    厉鹞不明其意:这个问题已经证实了不是吗?但仍道:“确定。”

    “宣相,请问您与畲国可有过节?”伯昊再问。

    “畲国与淦国尚称不上交好,这算过节么?”绑架者找的是淦国丞相没错,与畲人的过节?唯一有牵扯的,是她曾力阻淦王出兵助畲,有可能么?

    “据闻畲国近期频以大礼走动淦国高层,意欲争取贵国出兵助其伐我大煊,在这等紧要当口,畲人绑架宣相委实有悖常理。世人众所周知,宣相的话在淦王跟前可谓一言九鼎呢。”

    众所周知?我怎不知?宣隐澜怀疑这人是有心把话讲得暧昧,纵然是背对戎晅,仍有感知那一对幽月黑眸温寒无波的表层下,火苗烧得茁壮。但伯先生毕竟有一点说得不错,畲国在此时强掳自己,单看表面,有百害而无一利,除非……

    倏尔,眼前一亮:“通了!”

    厅内其他二人目光均调了过来——另一人目光须臾不曾离开,自不必费事。

    “畲国入淦求助,煊国掳淦相相胁,这个理由够充分罢?”她悠然道。

    “宣相是说,”厉鹞剑眉浓蹙,“畲人是想嫁祸于我煊,以图借刀杀人?”

    “将军有疑虑?”

    “那夜是哨卫到后山……出恭,才得见一辆马车在由淦入煊的边界潜入。若我方一时不察,极有可能是错过了,畲又如何嫁祸于我方呢?”战场上,厉鹞是运筹帷幄万夫难挡的军神;战场下,他很难理解人心的狡诈伎俩。

    “若是我猜得没错,将我这个烫手山芋丢到贵国,是畲人的意外收获。掳了我,或深囚高院,或杀人灭口,均是易如反掌。他们不曾对我的侍卫赶尽杀绝,便是要他们回去通报我的去处,而这个去处,想必是煊国没错。唉,这样一来,我沿路留下的那些线索,怕也是让寻来的淦人以为欲盖弥彰了。”遭动后,撕下常容被血染过的衣袖,由车后窗陆续投出,而假寐之际,由劫持者的交谈觉察到对方是畲人的可能后,又蘸着常容的血写上“畲”字抛了几片。她头一回懊恼自己的自作聪明,说不定车上人在初始便发现了她的沿路留迹,人家声色不露,只是想着适当时机泯灭。而煊国的意外介入,使一切顺理成章。衰喔,她。

    伯昊兴致颇高,问:“敢问宣相留下了什么线索?”

    “不过是上不了台面的小动作而已,不敢说出来贻笑大方。”

    “哪里,在座是自家中人,宣相何必客气?”

    她摇头:“在下和先生不熟,不敢以先生家人自居。”

    怪了,这人明明是有几分脱脱出尘的气质,却爱摆一副八婆状出来。尤其脸上那一抹笑,总似洞悉天机,虚怀若谷,将他自己刻画成了先知再世,无由来给人诡异感。

    这女子还不是普通的不给面子。伯昊扁扁嘴,无语。

    戎晅是很满意他的女人可以使先生吃瘪,但有一些事情仍让他极不舒服,尊口憋了半日,只是因为心里的犹豫:“宣相,阁下是否以为勒瑀当真会为宣相大动干戈呢?”

    他每个字都像是蘸着醋汁挤出来的,看伯昊暧昧不明的神色,估计也是闻到了这花厅 -->>

百度搜索 蝶双飞 电子版大全 蝶双飞 dzbdq 即可找到本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蝶双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电子版大全只为原作者镜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镜子并收藏蝶双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