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某某 电子版大全 某某 dzbdq 即可找到本书.

    ()        住宿这件事并不很顺利,  一经提出就遭到了各种人的反对。各种人指盛明阳、江鸥以及保姆孙阿姨。

    盛明阳接连拨了三个视频通话过来。盛望接了一个挂了俩,  就这样还是被他爸念得脑子嗡嗡作响。

    已经是凌晨1点了,  “养生百科”变得一点儿也不养生,孜孜不倦地蹦着新消息。

    盛望塞着耳机,把那十几条语音快速点了一遍。毕竟是亲生的父子,只听开头他就知道对方会说什么——

    “一定有什么事惹我儿子不高兴了,  不然怎么好好的要住宿呢?”

    “望仔,跟爸爸聊聊?”

    “别闷着,  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说。你们这个年纪的人总觉得家长老套过时,  死板教条,其实也不是这样。”

    “是爸爸的问题还是你江阿姨?”

    ……

    盛明阳是个很有教养的人,盛望长这么大从没见他跟谁发过火。但同时他又是一个很强势的人,只不过这种强势包裹在温和的言语里,  一般人很难觉察到。

    跟盛明阳打交道的人,常常会不知不觉按照他计划的路线往前走。他总能说服你,  但你却很难扭转他的想法。

    就像现在,他执拗地认为自己儿子选择住宿是因为不高兴了,还从各方面论证了一遍这个观点。哪怕盛望已经说了很多遍“我没生气”。

    怎么都没用,好像不顺着他的话承认,  这场唠叨就永远没有尽头似的。

    最后一条语音长达60秒,盛望只听了五秒就掐掉了。

    他摘下耳机扔在桌上,心里一阵焦躁。他仰头在椅子上挂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没忍住。

    他按下语音键,道:“我说了不是因为生气,  我没生气。你能不能听一次我说的话。”

    盛明阳很快回复过来:“听着呢。有什么你得说出来爸爸才知道。爸爸怕你不开心。”

    盛望那股烦躁更压不住了,但他跟盛明阳骨子里其实有点像,他不会失态跟人大吼大叫,那样太难看了。

    哪怕是这会儿,他也只是语气重一些,语速急一些。

    “我心眼小脾气烂,真生气的时候多了去了,之前哪次没跟你说?哪次有结果?我说我不需要什么新的家庭成员,自己呆着挺好的,你忙你的事出你的差,什么时候回来提前告诉我,我可以等。你听了吗?你找了江阿姨。”

    “后来我说我想通了,我妈已经不在了,往后还有几十年,我会成年会谈恋爱会结婚,你也不可能一直一个人。你可以找新的,我都接受。只要别让她代替我妈,怎么都可以。结果呢?你让人住进我小时候住的地方,睡我妈呆过的房间,进我妈用过的厨房,做她喜欢做的菜。”

    “你就是故意的。”

    “你故意找一个跟我妈像的人,你知道我就拿她没辙。只要她脾气好人好,我就没法冲她撒气发火,你算好的,你算好了我迟早要接受她。”

    “行啊,我现在接受了。”

    盛望依然仰靠在椅背上,手机靠在唇边,漆黑的眼珠看着头顶的灯。

    为了看书的时候保持清醒,他特地让阿姨把灯管换成了冷光。平时不觉得,现在盯着看久了才发现白光有多刺眼。

    刺得人眼睛发胀,莫名就红了一圈。

    他说:“我喝酒了她给我泡蜂蜜水,我生病了她到处给我找药,我很久没吃到的东西,她学着给我做。谁都替不了我妈,但是我可以接受家里多两个人。”

    “我跟你说了我不烦江阿姨,我可以把她当成家里人,我跟江添关系也很好,特别好。我谁的气都没生,谁都没惹我,我就是想住宿了。”

    “你能不能、好好听一次我说的话。”

    他松开手指,发送完最后一条语音,然后把手机朝脑后扔出。它划过一道弧线,无声地砸落在床上,深深陷进被子里,此后再怎么震动都听不清了。

    盛望怔怔看了一会儿灯,闭上眼咕哝了一声“草”。

    他和盛明阳之间,从来只有另一个人大段大段地说话,这是第一次反过来,居然就为了住校这么一件小事……

    好像有点矫情。

    跟盛明阳说这些话,他其实有点难受,但不可否认,难受中又夹着一丝痛快。就好像在某个逼仄的袋子里闷了很久很久,终于撕开了一条缝。

    江鸥的反对和盛明阳并不一样,她对江添带了太多愧疚,就连反对都是无声而怯怯的。

    江添半夜醒来觉得有点渴,倒点水喝。他端着玻璃杯下楼,发现客厅里有光。江鸥一个人窝坐在沙发里,落地灯在她身上笼下昏黄的圈。电视是开着的,正放着某部老电影,演员在场景里说笑,客厅内却静默无声。

    江添在楼梯口停下脚步。

    他远远看了一 -->>

百度搜索 某某 电子版大全 某某 dzbdq 即可找到本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某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电子版大全只为原作者木苏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苏里并收藏某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