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当时明月在 电子版大全 当时明月在 dzbdq 即可找到本书.

    半夜被电话吵醒,过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是撂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犹以为是公事,匆忙接听,却是祁绡隐:“符先生?”

    忽然听到她的声音,仿佛很遥远,他心里不知为何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他随口答应了一声,又觉得这样的称呼啼笑皆非。

    她说:“我去了山里,那里网络不好,所以一直没有听到你的留言,这么晚打过来真是不好意思,不过我想一般这时候你都还没有睡,所以冒昧就给你回了电话。”

    他说:“没关系,我也刚刚回家。”

    没想到离婚之后,两个人反倒可以这样客气的交谈。

    她或许觉得歉意,于是向他解释:“我和朋友去了山里的小学,因为那里几乎没有课本,也只有一位老师,所以白天耽搁了很长时间,同孩子们在一起。”

    他有些意外。记忆里,她从不热衷任何慈善事业,虽然整个永实集团每年捐出各种名目的善款无以计数,但她从来没有出席过任何一场慈善秀。只是她声音里有一丝难以掩饰的疲倦,令他忽然想起张医生的那番话,不由得说:“今天你一定很累了吧,明天有时间吗?我们约个地方见一面。”

    第二天中午约在一间餐厅,符晏楠到时祁绡隐已经等了许久,他说:“日本那边临时发生状况,真是抱歉,我迟到了。”

    她微微一笑,说:“没有关系,我也是刚到。”

    离婚后第一次见面,可是都觉得轻松,仿佛是朋友。

    他说:“山里的情况怎么样?”

    一句话引起了她的谈兴,将山间小学的情况都向他娓娓道来。他从前从未见过这样的她,既从容,又悲悯,讲起那些山里的孩子,又有一种珍视与兴奋,眸中闪烁着异样的神采,仿佛重回初识的那一夜,无数星光倒映在她眼底,光芒璀璨。

    她真的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他不认识,亦不了解的祁绡隐。她讲述山间农家的辛苦、山间的快乐,而他只是认真的倾听,报以微笑。

    因为是顶级餐厅,她穿一件华贵的半礼服,无袖,雪白的手臂大半露在外头,仿佛精美的象牙雕琢。而手肘下方,却有几个小小的红点,因为她肤色腻白如脂,看上去格外醒目,仿佛是溅上了几点朱砂。留意到他的目光,她的脸忽然微微一红:“蚊子咬的,山里有蚊子。”

    他说:“绡隐,你和从前不太一样。”

    她笑着侧过脸,耳下是长长的珍珠耳环,她的整个人也如同珍珠,熠然柔和,她说:“从前是符太太,现在是祁绡隐,当然不一样。”

    身为符太太,或许真的有许多他并未察觉的压力,她的整个人仿佛脱掉了桎梏,焕然一新。

    他也笑了:“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朋友吧。”

    他没有向她提及张医生。下午回到办公室,也只是吩咐程雨缃:“如果祁小姐有电话来,直接接到我的办公室。”

    结婚三年里,祁绡隐打到公司来的电话屈指可数。但对老板突然而来的嘱咐,程雨缃面不改色地应承。过了不久,整个秘书室都发现了事态的微妙,因为祁绡隐竟然真的打电话过来,这简直是三年多来破天荒地的现象,却出现在老板与她离婚之后。

    所以当符晏楠必须出席一个重要的酒会时,程雨缃便毫不犹豫提醒他:“总商会的这个酒会要求携伴,符先生您看是不是给祁小姐打个电话?”

    符晏楠以为祁绡隐不会答应,却没想到她竟欣然应允:“看在你刚刚捐了一大笔钱给小学的份上。”

    捐款的动机他没去深究。或许是看到她那样专注而快乐,也或许只因为捐款可以抵税,甚至,他觉得自己就是心血来潮。

    她提到钱总是语气兴奋,符晏楠并不能理解这种兴奋——其实离婚协议对她十分有利,她每月得到的赡养费数额巨大,而且身为符氏家族的长媳,婚后即获赠股权,即使离婚后,她手中仍持有一定比例的股份。

    她根本不缺钱。

    离婚后,他才渐渐发现,自己并不了解她。她在某些方面有所保留,甚至成谜。

    舞会一如既往的无聊,但他们两个的双双出现,引发了不大不小的一阵轰动。相熟的一帮商界大佬们,早练就了泰山崩不色变的气度,顶多只跟符晏楠打个哈哈调侃两句,而几位大佬携来的年轻女伴,则有几个沉不住气,一幅眼珠子快要掉出来的样子。

    符晏楠早料到会有这样的反响,近来他绯闻缠身,需要一位正式的女友陪他出现在公众场合,以正视听。他曾经考虑从世交中挑选一位合适的人选,可是最后程雨缃提到绡隐,他突然就改了主意,邀请她成为今晚自己的女伴。

    这样的豪门夜宴最无趣,男人们喝酒聊着时事,而女伴们只负责美丽。

    祁绡隐无疑是场焦点,光芒四射。其实她只是一袭简单的黑色晚礼服,腰中数寸阔的银色流苏,撒下无数极细的银线与水钻,勾勒出极美的身线,卓然 -->>

百度搜索 当时明月在 电子版大全 当时明月在 dzbdq 即可找到本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当时明月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电子版大全只为原作者匪我思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匪我思存并收藏当时明月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