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当时明月在 电子版大全 当时明月在 dzbdq 即可找到本书.

    第一次见到容博,是在一个衣香鬓影的场合。

    婚宴盛大而隆重,所有的来宾衣冠楚楚,新人相携踏入殿堂,在无数鲜花与烛光环绕中,如同一对神仙眷侣。晨珏喝了太多的香槟,胃里很难受,胸口发闷。最后当她伸手又去拿一杯香槟时,不小心带翻,结果洒在容博身上,他并不是那种很惹眼的男人,但是风度翩然,有一种妥贴而微妙的气质。

    表面上看去,他是彬彬有礼,其实他有一种难以觉察的疏离冷漠,就仿佛整个世界其实与他隔着一层厚重的玻璃,而他,只是冷眼的俯瞰着众生繁华。

    意兴阑珊,或者,偶尔会有兴味盎然。

    晨珏并没有被他吸引,同样,他也没有。

    但他们颇谈得来,婚宴结束后他送她回去,在公寓楼下,或许是香槟的缘故,或许是车内音乐的缘故,亦或者是楼隙间那一点淡淡月轮的缘故,道别时她突然吻了他,他在第一秒钟有些意外,但旋即回吻,他技巧实在娴熟,她无法把持,事情就发生了。

    晨珏并不后悔,她已经打算把这一意外事件当成onenightstand。

    但他们还是同居了。

    其实也算不上同居,他偶尔会给她电话:“晚上有没有时间?”

    晚餐,音乐或是其它。去看小剧场话剧,在黑暗的剧场内,并肩而坐,无声的看舞台上的戏剧人生。甚至开车去很远的郊区吃农家饭,回来的时候满城灯火,明亮的霓虹滟滟的光流在两人脸侧,仿佛漫天烟火溅落。

    她从不曾想念他,但偶尔的情况下也会给他电话:“今天有没有空过来?”

    他在繁华的市中心有一套公寓,晨珏去过几次,他偶尔也会到晨珏的公寓里来,两个人其实都有一点轻微的洁癖,对酒店永远没有好感。

    熟睡之后,永远背对着背。容博似乎并不习惯与人同睡,她亦是。

    这种关系晨珏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方便而且安,她并不是豪放的女性,容博甚至是她生理上的第一个男人,但这并不能让她就此爱上他。

    这个世上是没有爱情的,即使有,那也不会长久。至于婚姻,那更是无聊透顶的一件事情,有段经典的话说得好,如果不爱一个人,怎么可能跟他结婚,可是如果真的爱一个人,怎么忍心跟他结婚?

    晨珏一直计划要一个小孩。

    不谈恋爱不结婚,只是生个小孩。因为晨珏喜欢孩子,想做母亲。

    她没有勇气更没有时间精力面对婚姻,所以自私的计划,当一个单亲母亲。她挣得钱并不少,经济上允许她可以。虽然许多人相爱并且结婚,幸福的拥有家庭与孩子,可是几年过去,也许爱情消磨殆尽,于是分手,重新将孩子置于两个新的家庭之间。

    晨珏觉得那样更自私。

    这个计划很小言,所谓的小言,就是小言情的简写。在言情前面加个“小”字,旁人觉得是轻篾,晨珏觉得是亲切。学生时代哪个女生没有看过小言情?里面什么都有,王子很帅很痴情,总是会来吻醒公主,可是,那都是童话。

    晨珏觉得容博十分合适。

    于是她用了一点小小的手段,算计了一下他。

    他并不知情。

    确认怀孕之后她立刻辞职并且搬家,换掉手机号,从此消失在这个偌大的城市。

    茫茫人海,她没有机会也没有打算再遇见他。

    产前培训班里,许多许多的准妈妈,都是由丈夫陪着去上课,只有她一个人是独来独往,培训班里的准妈妈们都小心翼翼的并不敢多问,只跟她谈起腹中的胎儿。她微笑,像所有即将做母亲的人一样,幸福而平和。

    怀孕八个月后腿脚开始水肿,只能穿拖鞋,每餐饭量惊人,永远在下午四点就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这天她突然想吃海胆饭,就想着那间餐厅的海胆饭,馋得要命,只好立刻开车去吃。

    她太大意了,一时竟忘记那间餐厅起初是容博带她去的。

    遇见容博的时候她正吃得痛快,海胆饭又辣又鲜,她吃得酣畅淋漓,根本没有留心到身侧走过的人。

    谁知那人突然停下,又几步走了回来。

    有巨大的阴影,遮住天花板上的柔和光线,她抬头看见容博,她知道自己这时的样子并不漂亮,因为长胖了三十斤,连胳膊都几乎肿了,脸也圆圆像包子,而且脸颊上还有淡淡的斑。自从怀孕后她就不再化妆,连粉饼都不再用,素面朝天,头发也只随便扎成马尾,照镜子时她几乎都已经不认得自己,可是没想到他会一眼把她认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点心虚,做贼心虚这回事原来是真有的。可是她很快镇定下来,微笑:“是你?”

    他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奇异,只过了几秒钟,他似乎也镇定下来,问:“你一个人吗?”

    她依旧微笑:“是啊,我饿了,所以一个人跑出来吃点 -->>

百度搜索 当时明月在 电子版大全 当时明月在 dzbdq 即可找到本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当时明月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电子版大全只为原作者匪我思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匪我思存并收藏当时明月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