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当时明月在 电子版大全 当时明月在 dzbdq 即可找到本书.

    事后才知道辽人是轻易不洗澡的,一想到这个就恶心得三天吃不下饭。连辽国的皇胄贵人们也很少洗澡。好在,她提出请求的对象是堂堂北院大王耶律斜轸。普天之下,大约除了他堂弟耶律隆绪,就数他最位高权重。想来他连大宋小皇帝都没看在眼里,何况她这小女子提出的小小要求。

    于是,在他一力担待下,幸福的享受了一回皇帝待遇。呃,名副其实的皇帝待遇,距营地二十里,是称为“御汤”的一池著名温泉。

    做皇帝的人真真是好命啊……可以找到这么好的温泉来泡。直泡到身乏力手足酸软,一辈子最后一次洗澡。到底是就此淹死在温泉池里,还是乖乖爬上岸去穿好衣服待杀待剐悉听敌便?

    莎士比亚说过,这真是个难题。

    温暖的水滑过四肢百骸,懒洋洋的昏昏欲睡。也好,就这样睡着了淹死算了,虽然淹死的人听说也挺难看的。

    突然听到不远处有水声,咦!温泉里也有鱼?懒洋洋的睁开眼,突然身汗毛竖起,不是鱼,是人!是个男人!

    深呼吸,继而尖叫。

    有!色!狼!

    只听到四面铿然的盔甲声,不,是沉闷整齐的盔甲行动声,白色的水雾里眼睁睁看着四岸突然冒出无数副武装的大队人马,弯弓搭箭,成千上万枝冷冷的箭簇无一例外指着她。万箭穿心?她不要这种死法。天哪!这才反应过来,四周何止千人千眼,而且都是目光炯炯的臭!男!人!

    一惊之下方寸大乱,吓得忘了池子里的另一个也是臭男人,只向他怀里躲去。幸好软玉温香扑过去,是男人都会微笑。

    他不过抬手一挥,那大队人马即像出场时那样,无声无息刹那又退却得干干净净。她受了偌大的刺激,一颗小心肝儿扑通扑通直跳,半晌才定下神来:“你怎么在这里?”

    大人物毕竟气定神闲:“你呢?”

    “我在这里洗澡啊。”理直气壮。

    他更理直气壮:“我也在这里洗澡。”

    对哦,忘了这是他的温泉。低头无语,突然发现自己双手还搂在他的颈中。忙不迭松开手游开去:“你别过来,我没穿衣服。”

    他笑得邪邪:“真巧,我也没穿。”

    他说什么?救!命!啊!

    眼疾手快,看到身后青石上放着他的佩刀,一下子抢在手里,呛一声拔出。脑中突然如电光一闪,明白了前因后果。

    哼!那耶律斜轸想将她杨九小姐当枪使,进而借刀杀人玩弄她于股掌之上,她就不放过他!起码也要让他阴谋曝光。于是将刀放回原处,笑容可掬的问:“喂,你就不想知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他面露微笑:“他们说有份惊喜,没想到这么香艳。”

    惊喜?她微微冷笑:“你的堂兄送我到这里来,你真以为是惊喜?”

    他懒懒的垂着眉:“不过是想借刀杀人,也忒没有创意。”

    他知道?

    神色困惑,他微湿的发垂在额上,看起来有一丝奇异的稚气。但那面色却是复杂难言:“想要我的命罢了,何止他一个。”

    微微竟生了怜悯,切!真是笑话,他是敌酋,大辽天子,拥兵百万。说一句话就能使血流成河,与大宋年年征战,千家万户累累白骨,杨门女将即是拜他所赐。一想到这里,又将刀抢在手中。

    他说:“放下。”伸手只在她腕上一握,她便觉奇痛入骨,就这样轻易让他夺去刀的话,她以后还要不要在江湖上混了?抢上去便使出一招“压肘锤”,左肘压向他胸口,右手往回一夺。他一偏让过她那一肘,握着她腕的手就势向上一扬,刀锋顺着她的脸削过,只觉微微一凉,一绺青丝无声断落,滑落水中。

    太锋利了!竟是吹毛断发。只一怔之间,刀已被他夺去,接着臂上一紧,连人也夺过去了。心扑通扑通直跳,不是对手,况且,这样暧i。

    真是暧i,直看到一双眼,眼底幽幽燃着暗蓝,越逼越近。唇上温软炽热,初吻耶……初吻怎么能是和敌酋……

    手忙脚乱,“啪”一掌打过去,清脆响亮的耳光。言情剧里最紧要桥段,这种情形之下耳光必不可少。

    “啪!”竟然是一掌打回来,男主角从来怜香惜玉,他怎么却例外?

    脸上火辣辣的痛,接着是心里痛。是数月来风餐露宿担惊受怕而后是前途未卜性命之忧,莫明其妙难逃一死,死之前还莫明其妙失去初吻,初吻耶……按大宋向来的例子,她只怕唯有一死了之。

    他却披头盖脸的又吻下来,脸上痛,手臂让他箍得痛,颈中让他咬着痛……

    她宁可真的一头撞死在池边的青石上,奋力挣扎,水花四溅。

    对不起,写贴的人在这里省却香艳无边的细节描写。只交待一下她并没有死成,她觉得自己应该大哭一场。可是,不要,不要当着这男人的面掉眼泪。死也不要。 -->>

百度搜索 当时明月在 电子版大全 当时明月在 dzbdq 即可找到本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当时明月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电子版大全只为原作者匪我思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匪我思存并收藏当时明月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