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心痒难耐 电子版大全 心痒难耐 dzbdq 即可找到本书.

    “不知道,不过有个人应该知道。”观自牵袍坐在了得乐的旁边,打量了下四周环绕的树丛,“师姐倒是会找地方。”

    得乐看了看周围,不自在地干笑了声,“师弟指的是谁啊?”

    “南厢的越岩公子。”观自伸手摘了一片叶子在手中把玩,“这酒鬼并不像是修仙之人,浑身的气息太浊,师姐,你确定没找错吗?”

    “至少现在他的嫌疑最大,”得乐有些犹豫,修仙之人的气息较之凡人要纯净,此人身上浑浊不堪,甚至还不如凡人。“越岩公子的话,我们找亦云去问问好了,他俩看起来比较熟识。”

    观自转了转绿叶,蹲起身:“好,不过亦云公子好像最近都很晚才回来,我们晚上再去找他好了。”

    “恩。”得乐转过眼看到观自眯眼懒洋洋的姿态,本欲起身的动作止住,好像最近他也睡的很少,似是改了不少习惯,“观自师弟,你今天怎么也会起这么早?”

    太阳刚刚升起,树丛间隙落下的阳光斑斑点点地映在二人身上,除了不远处摊睡的酒鬼,这个小角落显得格外安静。“我担心师姐啊!”观自眯起眼,嘴角弯弯答地干脆。

    “担心我?”得乐愣了下,心中怪怪的却有些暖意,“只是几夜没睡,不碍事的。”

    观自瞧见得乐面上的神色,往她身边挪了几步,手指扶住她的腰,有意无意地逗弄道:“师姐没睡我也睡不着。”

    “给。”得乐瞄了眼放在腰间的手眉头一松,从腰侧摸出一个布袋,“只剩下最后一袋了,想不到还是被你发现了。”

    “鱼干?”观自鼻尖动了动,皱起眉头道。

    “恩,我就这么一袋了,你省着点吃吧。”得乐摇摇头刚刚心中那股子奇怪的感觉顿时没了,站起身跺跺发麻的脚,“师弟要是想吃直接跟我说就行了,不用憋着弄得自己睡不着觉。”

    手上的布袋晃着,观自瞧着摇头走远的小身影,手指攀上自己的面颊,似乎最近这个动作越来越频繁:难道自己的魅力真的减退了?

    “寻……晨先生,”得乐一走进西厢,就看到师兄笔直的背影,正要开口发现他身边还站着一溜人,其中的一团缤纷的颜色吸引了自己的注意力,黑发如云盘起,纤腰摆摆,粉香入鼻,只一个背影就知道这女子样貌不俗。

    听到得乐的声音,那女子转回头,半边面容以轻纱盖住,一双水汪汪的明眸盈盈地看过来,“啊……公子?”峨眉轻蹙,那女子微微瞪大眼,不可思议地看着得乐。

    得乐顿住脚,觉得这声音莫名的耳熟,“原来是公子。”那女子朝这边走近了些,粉香味更浓了,得乐不由自主地掩住鼻,身形欲往后退。

    “乐儿,怎么傻站着院口不进去呢?”观自老远就看到了这边的情景,慢悠悠地晃了进来。

    “公子!?”那女子见到观自,水汪汪的大眼睛更是一亮,低呼的声音惊喜万分。

    观自抬起手臂,勾住得乐的肩膀,宽大的衣袍挡住得乐的鼻尖,笑声融融:“姑娘认识我们?”黑亮的眸子毫不避讳地望入女子的眸中。

    “公子的眼睛?”慕凌丝掩口惊呼,自山中一面,她就无法忘怀,想不到今日随父亲拜访世交长辈竟会再次碰到,那双黑眸闪着光的看着自己,慕凌丝觉得胸口的跳动快超过她的负荷。

    “我的眼睛?”观自摸摸眼角,垂下头看着一脸恍悟的得乐,“乐儿,我们进去补眠吧。”

    得乐想起这女子就是那日山中放纸鸢的小姐,那日带着笠帽见不到样子,今日虽只露出一双眼,可也知是个美人,得乐忽然想起谷中的粉红堆,那双眼中闪烁的亮光和粉红堆无异,身子不由地朝旁边挪了挪,万一待会儿她迎上来自己也好闪开。

    “哈哈哈,你们两人一大早是去了何处?怎么像是才回来?”爽朗的笑声,燕王笑容满面地看着二人,这两人虽不知有什么本事,可这样貌也够在他的老友面前炫耀一番。

    “回禀燕王,我和家弟起得早,出去溜达了一圈。”观自手下使了几分劲按住欲动的身形,嘴角不改笑意。

    寻益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看着两人相偎的身体,眉间不自觉地皱了皱。“凌丝看上去像是认识这两位侠士?”燕王觉察到慕凌丝的异样,问道。

    “燕伯伯,凌丝与两位公子曾有一面之缘。”声音如出谷黄鹂,明眸带水,害羞带怯地半垂着,一副娇羞女儿状。

    “哦,世上竟有这般巧事,这两位侠士可是你燕伯伯的救命恩人。”燕王朗笑数声,回头看着另一位身着华袍之人:“慕老弟,你看我们的缘分真是扯都扯不断。”

    话语间,慕凌丝的身子又往这边移了一些,得乐按住掩在鼻前的布料,观自身上清朗明透的香味盖过了粉香,得乐舒了口气,这香味比起谷中的粉红堆还要冲鼻,实在是……得乐眨眨眼,眼眸转过一边时碰到师兄的看过来的视线,不知为何那股怪怪的感觉又涌了上来, -->>

百度搜索 心痒难耐 电子版大全 心痒难耐 dzbdq 即可找到本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心痒难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电子版大全只为原作者七条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条鱼并收藏心痒难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