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九龙玄帝 电子版大全 九龙玄帝 dzbdq 即可找到本书.

    【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好了,亦勿想太多。一切真相,早晚有一天,会知晓的”

    叶饬道:“至于现在,还是应当将心,放在修习玄力上,为重。”

    话落,他再度稍稍交代了几语,便在叶凉应语后,化为一缕玄光,归回到了那画卷之中。

    嘭嘭...

    待得叶南天归回画卷未多久,那杜蓉儿便是拿着一封信,匆匆踏入了院子内,走至他的身旁,面露焦急道:“叶凉大人,我刚去寻了向横大人。”

    “他已然走了,只留下了这封信,命仆人交付给。”

    她递过信,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毕竟,叶凉本意是让她将血雨战甲带去,归回向横的,并送上薄礼,以表谢意的。

    结果现在,她是东西未带成,礼也未送成,什么都未完成的就回来了。

    闻言,叶凉平静的接过那信,展开看了看。

    信上:‘叶凉,舞文弄墨非吾所长,所以多余之语,我便不说了,只告诉,血雨战甲既是我赠,便再无收回之礼,若不要便扔了,别扔给吾就可...’

    ‘余言亦不多说,师尊有命,召我急归,不能久留,所以只希望,他朝有缘再会了。当然了,若是那天,又想拜我师了,可随时来寻我,吾必收,哈哈哈...’

    看至此,叶凉不由笑着摇了摇头:倒是个性直的家伙。

    杜蓉儿看了看又笑又摇首的叶凉,又看了看那被她从纳戒取出,重新放于桌上的血雨战甲,小心翼翼问道:“叶凉大人,现在该怎么办?”

    “无事,便就这样吧。”叶凉凝看向那桌案上的血雨战甲,感慨道:“不过,倒是欠了他一份情。”

    血雨战甲的贵重,自当不用说,向横如此相赠,岂不就是一份情。

    “那需要追上去寻向横前辈么?”杜蓉儿自觉自己没把事办好,问道。

    “可以。”

    叶凉将手中信,递给杜蓉儿道:“追上去,然后告诉他,让他这字下次写的好些,这潦草的天书,我是真的有些难看懂。”

    ‘扑哧...’

    杜蓉儿听出了他的打趣之意,不由笑出了声,那紧张的心绪,瞬间消散殆尽。

    “看来今日,的心情,似是颇好。”

    陡然的悠悠之语响荡而起,那一袭素纱长裙着身的瑾画,踏着那清幽步履,行入了古院内,来到了他们的身旁。

    杜蓉儿看得瑾画的到来,倒是颇为聪明的直接出言告辞,以给二人留下独处的时机。

    “寻我,可有事?”

    叶凉并未起身,仅是拿过那桌上的茶壶,倒着茶。

    “似乎,从昨昔知晓我是瑶天宫的宫主后,便对我冷淡了很多。”瑾画走至他的对面,落座而下。

    “与瑶止有关之人,我素来不喜。”

    叶凉神色平静:“不过放心,纵使不喜,我依旧会记得,我欠一命。此恩,他朝我会还。”

    瑾画似丝毫不在乎这些所谓恩情,只是问着心中最想问的话:“,很恨她?”

    “嗯。”

    “为什么。”

    “她曾经,是我这世间,最信任的人之一,但她却做了,伤我最深的人,觉得...”

    叶凉替瑾画倒了杯茶,推至她的面前:“我应不应该恨她。”

    “似乎...”瑾画望着那渺渺茶雾,似答非答道:“非但恨她,亦爱她。”

    “我不否认,曾经,我的确爱上过她,可惜过去了便是过去了,现在的我,于她,有恨无爱。”叶凉语调里多出了一缕冰寒。

    “爱之深,恨才入骨。”瑾画意味深长道。

    叶凉拿起茶杯的手,微微一顿后,道:“我其实有些奇怪,似乎一直徘徊于爱与不爱的问题上,却并未替她辩解过几语。”

    按理说,瑾画是瑶止的人,且从身份看,她与瑶止的关系应当极近,所以,他说瑶止不好,瑾画再不济,应当也会替瑶止说几语。

    可是,瑾画却半语都未说,更未替瑶止解释什么,这倒是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有些事、有些人,无需解释,总有一天,自己会看明白的。”瑾画粉唇轻启。

    叶凉看了她半晌后,他缓缓摇了摇头,道:“说实话,若非是瑶天宫的宫主,我真觉得,就是瑶止。”

    “嗯?”瑾画轻问。

    “因为,们的脾性,有些像。”

    叶凉饮了口茶:“我知道,若是她在此,她的回答定会与差不多,不会给我答案,不会多做解释,只会让我自己体会真相、体会她的心。”

    “或许,这便叫近墨者黑吧。”瑾画道。

    “倒亦不尽然,至少,可以为所爱,抛弃的权势、地位,而她做不到。” -->>

百度搜索 九龙玄帝 电子版大全 九龙玄帝 dzbdq 即可找到本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九龙玄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电子版大全只为原作者刁民要上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刁民要上天并收藏九龙玄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