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九龙玄帝 电子版大全 九龙玄帝 dzbdq 即可找到本书.

    【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我...

    叶凉心头一颤后,他望着那清寂的人儿,久久说不出话语来。

    不是他不想说,是他不敢说。

    他怕面对白洛水,怕一说,便是漏了陷。

    “哪怕,知晓我是白洛水,亦不愿说出半点么...”

    水之谣凝望着叶凉良久,久到她那心湖之上,泛起一层似可疼如剜心的水波涟漪后。

    她终是于心轻叹一声,摇了摇螓首,道:“我并非白洛水。”

    “那一语,只是我随口一说罢了。”

    随意般的说了一语,她缓缓起身,踏向那院子中央,抬起玉面,似任凭那飘雪轻打其上:既不愿认,我认了,又有何用呢?

    白洛水,若无了叶凉,那是不是白洛水,还有何意义...

    “水姑娘。”叶凉看得她那仰面迎雪的模样,亦是关心道:“这北凉的雪比别的地方,要冷要凉,还是多加件衣衫好。”

    “雪花再凉,终究凉不过人心...”

    凄清之心波荡而起,水之谣感受着那落于玉面上,那雪花带来的寒意,心念微动:“凉不过,凉儿不归...”

    那悲戚之语,弥漫于心,似印着这她那已然凄空的心。

    良久,当得叶凉善解人意的走过,为她披上一件披衣后,水之谣才堪堪于那悲凉之念中回神。

    她伸出玉手,迎着那飘雪,陡然问语:“倘若,是那帝子,归来了,会找神尊么?会第一时间,与神尊相认么?”

    “我不知。”

    叶凉摇了摇首,似避而不答。

    水之谣闻言似自顾自,呢喃道:“若不认,可曾想过,神尊会以为他已死,相随而去?”

    咚。

    叶凉心头一颤,正欲出语,那水之谣便继续玉手迎雪,美眸观雪,吐语道:“毕竟,这一碑一黄土,还是很近的。”

    “若愿,下去陪他,也是挺好,至少那般...”

    她那琉璃般的眸子里,泛起几缕似宠溺、似悲戚的水波:“不会让他一个人太过孤寂了。”

    黄泉路上,彼河之畔,等我,我一定会来...

    那熟悉的幽幽之语,于叶凉的心头萦绕而起,绕的他心神波荡连连:“师父,生死百载,千万...千万要再等等我...”

    于他心思轻起间,水之谣似与他说,又似自言自语,道:“可知,彼河神尊与擎皇的十年之约?”

    “知道。”叶凉道。

    “那又可知,倘若那一日,帝子不醒,她也便彻底心死了。”

    水之谣手如拈花,将一片飘雪如绿叶般存于之间,美眸凄凉的落于其上:“若绿叶,已凉入雪花,埋骨于土,再也不复...”

    “那...那十年婚约如至时,或许便是她...”

    她美眸迷离:“下黄泉,陪他之时。”

    不...

    叶凉神色一变,下意识的吐语道:“不可。”

    水之谣听其言语,清润的玉面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意:“这可与不可,又如何是我说的算,是神尊自己...”

    “还有那未醒的帝子,说的算的。”

    那语之意,亦是若那帝子醒了,她便或不赴黄泉了。

    “他一定会醒,一定会来找她的!”叶凉双眸坚毅,道:“他不会让她,轻赴黄泉。”

    “这些,又如何说的定呢。”

    水之谣悲戚一语后,她以玄力,令得那指尖的那一片飘雪,如叶般轻荡而起,朝着那苍穹飘去:“更何况,纵使他醒了,我亦要嫁于他人了呢...”

    这一语...

    叶凉心中一颤,那识海之中,回念起了,当初于古庙之中,瑶止穿着素纱红裙,站于他面前所言之语:凉弟,我要嫁人了呢...

    “为何...为何这一语所感,与那一日,如此之像...”叶凉心潮澎湃而起:“当年,我已错了一次,这一次,我怎可允许自己再错。

    “怎可允许正确的,再嫁于他人!”

    就在他心中波澜潮涌间,水之谣莲步轻踏出几步,螓首轻抬,仰望着那漫天飘雪,粉唇轻启:“或许,我这一生,便注定了与他无缘...”

    “他活之时,爱着的是他的姐姐,忘了的却是我这师父。他昏迷之时,陪着他的是我这师父,若他那一天醒了,我又要红装素裹,嫁于擎皇。”

    一语至此,她那粉润的唇角,泛起一抹涩意:“到得那时,陪着他的又不能是我了。”

    那所言所语,尽有一种,我不是过错,便是错过。

    前世,他错过了她。

    今生,她为了救他委身下嫁于擎皇,便是过错。
-->>

百度搜索 九龙玄帝 电子版大全 九龙玄帝 dzbdq 即可找到本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九龙玄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电子版大全只为原作者刁民要上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刁民要上天并收藏九龙玄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