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赤地之恋 电子版大全 赤地之恋 dzbdq 即可找到本书.

    这一向报纸上加紧宣传「肃清披着宗教外衣的帝国主义份子」。有一个摩纳哥人名叫黎培里,忽然成为新闻人物。戈珊奉命搜集材料,证明他的反人民罪行。

    黎培里这名字一向不见经传,戈珊在资料室里查了半天,像大海捞针一样,最后总算找到一则新闻,原来他曾经被任为外交使节,有一张旧报纸上刊出一张模糊的照片,是他谒见国民政府的首脑呈递国书的时候拍摄的,并且刊载着国书的文,无非是照例的一套官样文章,希望两国的邦交有增无已,对于中国国民政府的领袖蒋介石表示钦仰,并且深信中国在他的领导下必定日益向光明灿烂的前途迈进。

    戈珊连读了两遍,心里想如果根据这篇文字就证实黎培里是勾结国民政府的特务,那么所有的外来使节都呈递过这样善颂善祷的国书,连苏联的大使都不是例外。但是实在找不到别的资料,也只好拿了去搪塞一下。

    领导上对于黎培里的案件十分重视,所以她立刻把那张报纸送到社长室去请他审核一下。她在房门上敲了敲,听见社长蔺益群的声音说:「进来。」她一推门进去,原来有客在那里,坐在蔺益群的写字台左侧,两人吸着烟闲谈着。戈珊认得那是新华社社长申凯夫。

    「嗳,戈同志──好吧?」申凯夫向她点头微笑。他生得高而胖,苍白的脸上戴着新型的熊猫式黑边眼镜。头顶已经半秃了;也许是由于一种补偿的心理,鬓发却留得长长的,稍有点女性化。穿著一套纤尘不染的雪青夏季西装。

    「我们在这儿谈京戏,」蔺益群笑着向戈珊说。

    「赵筱芳不错,」申凯夫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声,仿佛是他刚才已经说过了的话。

    「就是表情太足了。」蔺益群吃吃地笑了起来。「你看了她的玉堂春没有,唱到那一日梳妆来照镜,就真比划着,一只手握着镜子,一只手握着篦子,大梳特梳。唱到奴就指着自己鼻子,一个字都不肯轻轻放过。」

    申凯夫安静地微笑着,微微点了点头。「其实这倒也是她的好处。」

    从他那温和而坚定的口吻里,蔺益群感觉到他是在引用马列主义。同时蔺益群又忽然想起前次恍惚听见说,赵筱芳最近行踪很神秘,还有人看见她从一辆遮着蓝布窗帘的汽车里走下来。难道是申凯夫看中了她?还是另一个比申凯夫地位更高的人?」

    「那当然,」蔺益群急忙改口说:「其实所谓洒狗血,讨好三层楼观众,三层楼观众不就是劳苦大众么?」

    申凯夫略点了点头。「都市里的劳苦大众当然份子不纯,离工农兵还很远。不过她这路线是对的。」

    「路线是对的,」蔺益群也承认。

    「嗳,我别耽误了你们正经事,」申凯夫忽然笑着说:「戈同志找你有事呢。」

    「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戈珊说。

    「这是什么?我瞧瞧。」申凯夫一伸手,把那张旧报纸接了过来。

    「是关于黎培里的资料。」蔺益群忙站起身来凑在申凯夫肩上看着。

    申凯夫匆匆读了一遍,把眼镜向上托了一托,似乎很紧张。「好家伙,把老蒋捧得这么厉害。」

    「拿来,拿来我看。」蔺益群带笑伸手来抢夺。

    「十足暴露出他是个美蒋走狗。」申凯夫把那张报纸折了起来,向胸前的口袋里一塞。「这是国性的运动,这篇稿子应由新华社统发国。」他沉重地站了起来,「走了!瞎聊了半天,不耽误你们的正事了!」

    蔺益群与戈珊虽然仍旧笑嘻嘻的,不免面面相觑。

    申凯夫走了,戈珊也想跟在后面就溜了出去。她知道兰益群一定很生气。新华社与解放日报因为是骈枝的宣传机构,彼此竞争得非常厉害。

    「戈同志,」蔺益群大声叫着。

    戈珊只得转过身来。

    「下次进来先打听打听,里头有人没人。」

    戈珊忙陪笑说:「今天我一下子大意了,没问一声──」

    蔺益群没等她说完,就冷峻地微微点了点头,是要她立刻走开的表示。

    戈珊迅速地走了出去,心里一百个不痛快。到了外面的大房间里,却又有一个极不愉快的发现。屋角新添了一张桌子,刘荃坐在那里看报。

    「抗美援朝会派了个人到这儿来当联络员,」一个同事告诉她。

    「讨厌!」戈珊向自己说。

    刘荃始终不理睬她,她也不睬他,但是她常常要袅娜地在他桌子面前走过。有一次她给另一个同事写了个字条子,团成一团丢过去,又不小心打在刘荃肩上。

    他完不理会。有一次为了公事需要和她谈话,也是极简短的几句。一方面她也是冷若冰霜,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有一次戈珊桌上的电话铃响了,她拿起来听。「……哦,你等一等。」然后又问了声:「你哪儿?……」她把听筒向桌上一搁,同刘荃那边没 -->>

百度搜索 赤地之恋 电子版大全 赤地之恋 dzbdq 即可找到本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赤地之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电子版大全只为原作者张爱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爱玲并收藏赤地之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