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富贵饕家 电子版大全 富贵饕家 dzbdq 即可找到本书.

    那天,他问:「星期五晚上七点半有空吗?」

    她回答:「没空。」

    「有什么事吗?」他好讶异。

    「我得帮你做晚饭,吃完饭后要刷洗厨房。」奇怪的看他。

    无言半晌。然后才又道:

    「妳可以提早做些简单的食物,清洗厨房的事一天没做无妨。晚上七点半我们一起去参加美食宴。」

    「这算加班吗?」她好讶异他居然会要求她做业务之外的事。

    「当然不算。」他拿出精美的邀请函,让她看到上头邀请的对象写的是「奉姁」两个字。她目光凝在自己的名字上,呆住。他做出结论:「这

    是妳私人的邀约,我陪妳去。」

    「为什么?」她脸色错愕,满肚子问号。谁邀请的?她为什么要去?

    他又干嘛陪她去?最重要的是:怎么没人问她要不要去?「妳不想吃那些知名大师煮出来的美食吗?」他记得她收藏了上百片世界名厨料理和各式美食比赛的DVD,应该会对这活动感兴趣。

    「目前不特别想。」老实说,自认学徒的她,现在对那些高山仰止的人物,还不怎么感兴趣。「你想吃吗?」

    「不想。」他摇头。「不过我们还是得去。」

    「为什么?」这个大少是想测试一下自己的厌食症治疗好了没有是吗?

    「因为,我们该约会了。」他笑。

    然后,她才知道,被告白了喜欢之后,他认为两人已经开始正式交往了。

    跟富家大少交往是什么情况?

    出入名车代步、在每间精品店留下败金的血拼痕迹、在每个名流聚集的派对宴会上出没、成为八卦镁光灯的焦点…

    诚然,阙东辰是个富家大少(虽然也是个领死薪水的)。

    没错,他们两人出入都是名车代步(载的不止是他们,还有每天采买的食材)。为了参加云阙大饭店举办的美食风华展,阙东辰也确实请女助理带她到精品店与沙龙去做了一趟从头到脚的大整理(阙东辰说这花费并非业务范围,所以基于私人情谊,他愿意出一半…

    …)。然后,美食风华展只对名流开放,也构得上是豪门夜宴了(其实是一群人在吃吃喝喝,以做善事为名)。

    大体上来说都很符合富家男与麻雀女的交往模式,虽然奉姁怎么想,都觉得怪怪的。

    这种看似白马王子VS灰姑娘的剧情深受广大女性观众的支持,所以当她昨天晚上在网上告诉众家师姐妹们她今天下午将要被带去做头做脸买

    衣买鞋、晚上准备陪着阙大少去参加宴会时,立即引起惊声尖叫―她甚至没敢说阙大少单方面认定两人已经在交往了,竟然就让这些女人狼嚎不休,太可怕了!

    那些旷世怨女们虽然认为奉姁这个迟钝宅女不可能拐到一匹白马,但是还是深陷在这种梦幻的情绪中,编织出浮想翩翩,自行写成了无数个版本的言情。为了满足她们的幻想欲,她们命令奉姁:就算阙大少高攀不起,那她至少也要趁着难得参加豪门夜宴的机会,多多狩猎,乱枪打鸟,总会打到一只眼光出问题的,那她就赚到了!

    什么嘛,切!爱情对奉家人来说,从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至少对于服役中的人来说,一点也不重要。她的目标始终不变,就是在众多强力竞争者中,取得「奉主」大位,这是她出道以来,十年内的目标。

    「为什么妳会想当奉主?」阙东辰问。

    「啊?你怎么会知道这个?」这个人说的话为什么永远都这么惊人?奉姁非常不解。

    「只要想知道,就会知道了。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吧?」

    「是不算什么秘密没错,但知道的人真的不多啊。你哪来的管道知道?」奉姁很好奇。

    「阙家的书房藏了许多厨艺界的相关记载,有一些秘辛,多少能在书房里查到。妳该知道,我阙家从发迹以来,列为享受的第一件要事就是美食吧?」

    「嗯,我知道。台湾最知名的富贵饕家,我在《奉家见闻搜奇录》

    里有看到记载。」她点头:「这样也合理。你们阙家对美食的热爱有近百年的历史了,对厨艺界有所了解也无可厚非。不过我倒没想到你们连选奉主这种事也听过。」

    「嗯,你们奉家族长主事之位,通常十年一选。妳也是参选人之一对吧?」她点头。

    「可妳的个性并不像是喜欢掌权,或者有什么远大理想要达成。那么,妳竞选奉主的理由是什么?」

    奉姁想了想,很老实道:「因为我们这一批同届出道的师姐妹每个人都参选,我觉得做人要合群,于是跟着去选啦。」

    阙东辰顿住,定定的看她,却没说出半句话。

    奉姁被他看得有点紧张,挪了挪身子,不想被他以看外星人的眼光继续啾着,只好加以说明道:
-->>

百度搜索 富贵饕家 电子版大全 富贵饕家 dzbdq 即可找到本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富贵饕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电子版大全只为原作者席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席绢并收藏富贵饕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