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偏执寒爷的心头宝 电子版大全 偏执寒爷的心头宝 dzbdq 即可找到本书.

    为了避免发出不必要的声音,宋泽寒直接给佣人们放了临时假,又给萧星发了信息,不允许他发出任何声音。

    然后才回到主卧。

    他动作很轻地推开门,看到床上隆起的小山包时,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从喉咙中溢出。

    他走到床边,观察了一下山包的形状,直接连人带被一并抱入怀中。

    几秒后,一个熟悉的小脑袋就从被子上面的开口钻了出来,扁着嘴,眼巴巴地看着他。

    那委屈的眼神仿佛在控诉他刚刚将她一个人留在了房间里是多么罪大恶极的一件事。

    宋泽寒的心都快要被她看化了,忍不住低下头,薄唇一点点靠近她的额头,最后混着炙热的呼吸,落下深深一吻。

    是安慰,更是疼惜。

    这吻对于此时的阮诗颜来说太过炙热。

    烫得她有一种被宋泽寒吻过的肌肤都快要灼烧起来的错觉。

    不过这也怪不得她。

    在宋泽寒推门进来的时候,她就已经隐隐地闻到了他身上那股夹杂着男性荷尔蒙的龙涎香的味道。

    他再一靠近,哪怕是隔着被子抱住自己,可她仍然有一种自己完完被他包裹的感觉。

    是踏实,更是心动。

    有一说一,这种情况下,她最想做的事就是反扑上去,将这份踏实和心动据为己有。

    “哥,你身上的味道可真好闻……”阮诗颜顶着一张红的要命的小脸,壮着不知哪里来的胆子,肆无忌惮地说着内心真实的想法,“我好喜欢。”

    她的声音虽然还是很轻,但等它们穿过耳膜,落到他的心间时,每一个字的分量却都是很重的。

    不过——这是嗅觉也变得更加灵敏了?

    宋泽寒喜忧参半。

    他享受她的依赖和撒娇,但也知道这种状态下的她和平日里的妹妹身份还是有区别的。

    估计是药效的影响。

    虽然称不上幻觉,但也让她变得没那么理智了。

    天知道他多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地欺负欺负她。

    毕竟以放大的欢愉去取代其他的感官所带来的刺激,至少她是在享受快乐的。

    可要是她明天睡醒后并没有忘记这些事,那身份就真的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就在宋泽寒还矛盾时,被子里的阮诗颜忽然坐直了身子,伸出手臂,搂住了他脖子。

    视线相接的那一刻,他清楚地看到了那双澄澈的眼眸中闪烁着的渴望。

    “我……我手疼……你亲亲我好不好?亲亲就不疼了……”

    此时的阮诗颜哪里还有什么理智和羞耻。

    她只知道自己刚才被宋泽寒吻着的时候,她的注意力都会被他勾走,就感觉不到手腕和脸颊的疼痛了。

    既然有缓解的办法,她当然不会放过。

    其他的,再说。

    思绪万千,不过一瞬。

    阮诗颜虽然表面还在等回答,但其实在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她就已经特别主动地将自己的唇瓣送了过去。

    吻,如期而至。

    一时间,世间的一切界仿佛都黯然失色。。

    只剩下那如鼓的心跳在一下又一下敲打着她的耳膜,她的心和她的灵魂。

    pianzhihaoubao

    。

偏执寒爷的心头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电子版大全只为原作者柔伊m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柔伊m并收藏偏执寒爷的心头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