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拜师剑宗后我慌了[穿书] 电子版大全 拜师剑宗后我慌了[穿书] dzbdq 即可找到本书.

    现在刚入冬没多久,却还是挺冷的,尤其是早上。

    外头的草叶上被打了一层白霜,雾蒙蒙的天,就这么远远望去像是刚落了雪似的。

    今年家里只添置了新棉被,新衣服却没来得及做。

    绥汐出门时候随便披了件衣衫,尽管没什么棉花,却也严实,足够抵御还未进入隆冬的寒气。

    “小沉,灶台上有我煮好的粥和鸡蛋,还有一点竹笋炒腊肉,中午饿了你就自己热一热 。”

    尽管家里并不怎么富裕,可绥汐从来没有在吃的方面委屈过绥沉。

    她也算个成年人了,吃得不好无所谓能填饱肚子就成。可绥沉还在长身体,不能马虎。

    绥沉乖巧地点了点头,将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崭新的棉鞋垫放在了绥汐的鞋子里。

    “这是我帮王大娘干扫院子得来的,想着天冷了,你穿着会暖和些。”

    少女还没有来得及问出口,绥沉便先回答了。

    她将铺好了鞋垫的鞋子穿在脚上,暖和柔软,的确很舒服。

    绥汐背着个和她近乎等高的背篓子往山那边走去,小少年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门口。

    等到绥汐的身影在白雾之中隐去,他才默默地回到了灶台前。

    他垫着脚揭开了锅盖,盛了一碗白粥就着咸菜吃了起来。

    至于那颗剥了壳的鸡蛋就在他手边,可绥沉却没有动手拿起的打算。

    山路崎岖,尤其是雾气还没散去的时候,上山更得小心以免踩空摔了。

    绥汐拿了根树枝支撑着地面,一方面是探路,看看前头有没有什么石子,另一方面是借力节省□□力。

    山腰处的草药大多都被采了个干净,只有上头的还留着,鲜少有人上去。

    从清晨雾起到晌午雾散,绥汐这才好不容易走到了山腰上一些。

    她的背篓里已经摘了浅浅的一层草药,剩余的得往山顶那儿去采。

    现在阳光正盛,她走了这么久也有些热了。

    绥汐揉了揉酸涩的小腿肚,然后找了一块没什么青苔的石头上坐下休息了一会儿。

    “我真是太难了。”

    “从高考炼狱之中出来的我竟只能沦落到摘草药为生!像我这样的栋梁之材难道只能一辈子待在这破村子里,任凭一腔抱负也无处施展了吗!”

    每每休息或者发神的时候绥汐总会想下以前的事情,然后一脸悲愤的无病□□地拍拍自己的大腿。

    当然,这样的近似于发闹骚的话她并不常说。

    对于绥汐来说这并不是什么低沉颓靡的表现,她每次这么吐槽抱怨几句之后心情会变好,也会更加释然。

    她是一个比起活在过去更看重当下的人。

    在休息得差不多了准备起身继续往山上走的时候,山腰侧边的一处矮树丛里传来了细微的声响。

    比起踩断树枝的声音要更轻,像是风吹树叶,却比这个要重。

    如果硬要说的话,更像是呼吸。

    稍显粗重的呼吸。

    绥汐眼眸闪了闪,准备起身的动作顿住。

    按照那个矮树的高度是不可能隐藏住熊的身形的,如果是老虎的话它的动作那般敏捷,这点儿距离应该早就扑过来了。

    排除最危险的两个情况之后,绥汐的身子稍微放松了些。

    要上山顶得从那片矮树丛穿过,绥汐想了想,手捏着一个火符小心翼翼地往那边走去。

    越靠近,那边的声响反而越小了。

    她指尖微动,放下背篓,伸手轻轻地拨开了树丛。

    绥汐以为自己会看到一条蛇或者是什么兔子之类的。

    却不想那里并没有什么小动物,而是一个人。

    一个衣衫破烂,脸上还沾染着血迹的男子。

    面容看不清楚,身材倒是颀长。

    他还有意识,在绥汐靠近之前便刻意敛了气息。

    连他都不知道为什么能这样自如的掩藏气息,像是本能一般。

    此时绥汐刚拨开树丛,他长长的睫毛颤下。

    黑色的眸子深邃如夜,他不能动,嗓子也疼暂时不能开口说话。

    只这么直勾勾地盯着绥汐看。

    尽管瞧不见对方的样貌,可绥汐不得不承认他有一双极其漂亮的眼睛。

    丹凤眼,眉梢微扬,看得人舍不得移开视线。

    绥汐不是那么没脑子的人,不会以为对方是村子里上山不慎受伤的村民。

    她看不清楚男子的脸,却看得到对方身上的绸缎制成的衣衫。

    上头被树枝或者石子划破了好些,还是透着如月华一般的辉泽。

    怎么看都不是他们这样的山沟沟 -->>

百度搜索 拜师剑宗后我慌了[穿书] 电子版大全 拜师剑宗后我慌了[穿书] dzbdq 即可找到本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拜师剑宗后我慌了[穿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电子版大全只为原作者别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别寒并收藏拜师剑宗后我慌了[穿书]最新章节